百年多病独登台。

小号吹一波我鹅。

鹅,我的天使,我的良药,超可爱一个四川老哥。从和伪酱笑笑的三排吃鸡视频入坑,诶呀这小伙子公子音播音腔,巨温柔的,当时脑补一个瘦瘦的帅哥,其实是圆脸小可爱【bushi

当时鹅在小破站没啥存在感,于是一路追到虎牙,搜贤儿一开始找不到(好像是繁体),然后找到巨星贤儿,一打开wodema,这是什么暴躁老哥,以为走错了(当时甚至不知道“巨星”是啥)。后来习惯暴躁鹅lei,开始大段蹲直播。入坑第二天糖果果粉丝过来提亲【bushi,于是激情改了绕口令名字,超喜欢鹅一本正经点我名字,哎呀辣个儿化音!

鹅,手搓小丑屠皇,吃鸡高手,绕口令战士,秃头怪。粉上这样一个主播真的是不自觉为他操一丢...

【外wang安全发车教程】How To Drive A Car?(网站推荐+超链接教程)

mark

冬咚锵:

@Crazy


杰佣快乐呦:



暗示列表的车手们



南华_NAMWAH:





  【占TAG致歉!球扩散!】



    开放站内转载!



--...




有点扎心。

中立邪恶,从不发糖。

王杰希-V:

秩序中立吧

秦淮岭南:

秩序中立,混乱善良,嗯!

羽蓝—懒期中:

我?我应该是混沌中立和秩序中立吧。你们觉得呢∠( ᐛ 」∠)_

辞旧——懒癌:

快说,我是不是秩序善良(骄傲叉腰大笑)

(够了你个不要脸的蠢货)

_(:з」∠)_

w涵落w:

我是绝对中立和中立邪恶吧_(:з」∠)_每天求自己填坑,每天都填不上

梧桐之殇——废木一根:

在秩序善良与秩序中立之间来回摆动……

以及我...

摘抄(1)

“你若仁慈,必将深谙何为仇恨。未经怨恨洗礼的灵魂无法拥抱宽恕与包容,也无缘瞻仰真正的仁慈。正如尚困笼中的雏鸟,它柔嫩的喉还难以接纳那婉转悲切的啼鸣。”

“你须聆听复仇女神击响的集合鼓,须目睹亡灵逡巡地狱的拖曳之姿,须承受妙尔尼尔的雷霆重击,须铭记支离破碎的诸神黄昏。”

“雄鹿以眼泪抚慰瓦尔哈拉的英灵,你的爱恨应如赫瓦格密尔永远不竭,但别忘记摒弃那剧毒的支流,以免孕育那些筋脉啜过毒液的孩子。”

“去憎恨这个世界吧。然后,宽恕它。”

她那时候太年轻,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《断头王后》
我喜欢安托瓦内特…………………她真好。



郑祝将毛豪搭在笔洗上,往一旁净了手,这才空出时间看一眼她。她仍是寻常模样,天边蓝的色出自尚服局的印染。
“贵妃。”他的手触及她发上的凤簪,惹的她身子一颤,填了苍白满面,她哆嗦嘴唇,几乎忘了礼数般嘶声,“陛下——求您,恕了妾。”
郑祝恨恨的笑出声,“恕你?”他从她发间抽出那柄雕了凤鸟青羽的簪子,握在手心,“孤的媛媛,定然不允,小公子,更不允。”
她瘫软在地上,乌目半显迷离,“您如今称她媛媛…您记得当年如何称妾吗?”温热盈眶,她横肘狠狠拭去,像个无望的娃儿,“妾当年也是您三番五次求娶来的呀?”
郑祝将簪子摆在案角,原拧了眉,却倏忽露了笑容,肺腑里的郁结一并涌上,令他半晌不得言语。“孤求娶的,只...

  曙河低,追曦起。
  
  
  鸾镜间的俏人儿啊——满搦绿鬓,系珠翠琳琅;曲裾幽兰,有抱腹玲珑。
  昨夜春雨罢,又是宿蕊斗攒,红莲绿腰扮得娇,化一池金泉与芙蓉。
  纵她思量消魂,两处情难却。绮景烂漫,消不得一二情愁;千尺游丝,心素难断。叫她谩道这世间凡尘痴人,又讥嘲自个儿的难以放下。
  
  “谁信道痴儿,生憎——”
  
  骊珠莺声,她复咿咿呀呀着吴侬软语,并凄凄之情千回百折旋入云。清歌之声,其间所言,不过心织藕丝,烟水隔别类属罢了。
  只她一字一珠玑,如何诉衷情?
  
  “青梅煮酒斗时新,天气欲残春。东城南陌花下,逢着意中人。回绣袂,展香茵,叙情亲。此时拚作,千尺游丝,惹住朝云。
  
  
  行...


-
百望千山亭,同与恣悲乐。
玉篝香残,红蜡泪厚。帐囚人也,清夜煎成冷昼。
绿鬓捧白星,愁煞玉搔头。嗟呀呀,妆来又倚楼。
小螺勾山,窈目掠水。山南过水北也,遗我一烟多。
-

我笑山白首兮,山道人穷瘦,愁了孤风满袖。
金梯画阑,瑶榭琼轩,困我此身苦不得江湖。王孙茔前野鬼,乐正柳下飘绵。
山形依旧兮,宇内人茫;花落水没兮,香丘灰尽。
杳杳然,不知踪也。

“一不做女儿,二不做贵胄。”


-

“二十九年,上姜王易。谢氏性骘,十月,毁百年诏,剑指瀛周。”
——《周史·战和·卷六》

数日去,雪仍未消,在庭前积了厚厚一层。檐上倒融了些,饮瀣秽痕,有几分娟娟然的模样。
甫入殿,便是九重青绡,后头置一道翡翠帘,帘内坐一人。风里浸留药渍,更衬得戚戚,或哀鸣,或啜泣。
而帘中的人,赭唇铅面,两目深潭几近枯涸。其间山光水色,无人沉溺,只兴搁浅。
都不过一死罢了。
她低眉,只手抚上渥丹三十尺,一寸又一寸,好像这般,就能追回她嫁与他的三十载。
可惜啊,这辈子,有些事,她再也等不到了。
披上那一袭,头顶的金冠冷硬沉重,珠玉垂至两肩,支撑起她仅存的傲骨。
什么怙恶不悛,湛湎荒淫的。
她只...

“你们纵然动怒,但是不可犯罪,不可让太阳在你们含怒时西落,也不可给魔鬼留有余地。”
合上厚重的圣经,指尖摩梭过黑硬的牛皮封面。低眸透过透明的底板向下凝望那座熟悉的深海堡垒。隔着隔离层,波光流动间可以模糊地瞥见建筑的颜色和线条。顿时建筑隐退,颜色和线条镂空浮现,颜色深浅参差,线条黑墨分明。下意地识摸了摸颈间的十字架,感受到棱角对指腹温热的触碰后才迈开步子走出海下轻轨,手插在口袋里,混在人群中。
——立定在老屋前。土黄色的建筑下半部分已经被岁月和雨水冲刷地暗淡,和草地相互映衬,倒是非常和谐。穿过狭长昏暗的走廊步入大厅,脚下的花纹统一而庄重。呼吸着凝重潮湿像沼泽地的空气,偶尔漏进来的光线显得如此单薄和微...

1 / 2

© 蒜老师 | Powered by LOFTER